高强:在文学中追寻自我,与心灵言欢——创意写作之星专访录

时间:2018年01月07日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 【字体:

高强:在文学中追寻自我,与心灵言欢——创意写作之星专访录

意写星芒 】之一

高强在文学中追寻自我,与心灵言欢

——创意写作之星专访录

高强:文学在我看来就是追寻自我的过程,它的乐趣在于精神上得到的满足。文学是一种追求,是对生活的填充,是对自我的表达,提供的是自己的一种人生经验。为此,文学无需向任何人解释和妥协。 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高强:在文学中追寻自我,与心灵言欢——创意写作之星专访录

 

【编者按】阅读使人充实,会谈使人敏捷,写作与笔记使人精确。近几年来,我们山西农业大学信息学院创意写作的教学风格不断改进,会写作的青年才俊也不断涌现,有的学子频频在国内报刊发表佳作,展现了写作的才华。本着“培养会写作的大学生”的原则,创意写作学院不仅在课堂上让莘莘学子们欣享写作的饕餮大餐,更是用各种活动力推写作才俊脱颖而出。为充分展现我们山西农业大学信息学院创意写作学院学子的风采,微信公号记者湘珺于1月6日对写作之星高强进行了专访。

 高强:在文学中追寻自我,与心灵言欢——创意写作之星专访录

高强简介

高强,男,1995年出生于山西省吕梁地区。初中就读于太原市万柏林第九中学,高中就读于太原市第五实验中学,2015年开始就读于山西农业大学信息学院。同年参加创意写作学习,参与创意写作学院《曹家春秋》、《谣传》、《国语中的晋》等项目的创作。2016年开始学习创作小说,完成短篇小说《丧葬》。在《都市》文学杂志发表短篇小说《陷阱》和《爬山》,获得2017年度《都市》“优秀作家”称号。


高强:在文学中追寻自我,与心灵言欢——创意写作之星专访录


 

【访谈】

1、【湘珺】高强学长你好,众所周知,写作与所处时代、环境是无法分离的,那么我想请问你,让你产生写作兴趣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呢?你是在怎样的写作氛围下进行创作的?

【高强】:我自己特别喜欢读书,尤其喜欢读小说。我呢,就像大多数人一样,原本日子过的乏味无趣。有一天我突然想写一个小说来表达我自己的时候,我就写了一篇小说,碰巧写的还像那么回事,然后我就开始写作。我的兴趣可能产生于经历过的一些事情吧,我喜欢听别人讲话,有些会让我突然有思路,生活中我经常独来独往,所以自己思考的空间大,会经常胡思乱想,在脑海里反复演示自己看到的生活,也不太会说话,就用笔记录。

我写作一般在宿舍,空教室,自习室、图书馆。写初稿的时候环境不会对我造成太大的影响,有时候还会戴着耳机写。但是修改的时候对环境的要求比较高,一点杂音也不想听到,更不想被打扰。我的写作氛围还说的过去,也会时常和手指老师交流自己看到的事情,他会鼓励我。哈哈,我很占便宜。

 高强:在文学中追寻自我,与心灵言欢——创意写作之星专访录

2、湘珺】:高强学长,你说自己擅长小说,那么你觉得自己哪部小说最有代表性吗?能说说理由吗?

高强】:我已经完成的作品其实只有三篇,有一个中篇的初稿在贮藏,就像酿酒那样,手头正在写的有几个短篇。所以对于写作而言,我也只算是个初学者,对于这个身份,我比较从容。这样说来就不存在代表作一说。我每天都在写,也给自己做了详细的规划,每一篇都希望可以成为我能力范围内的好作品。如果非要挑一篇说,我选择《丧葬》吧。《丧葬》是我的处女作,是我第一次尝试创作,当时心里完全没谱,所有读过的书都忘的一干二净。第一次嘛,还是手写,一稿写完以后大约只有五千字,就像一个故事的梗概一样。一稿特别快,不到两个下午就写完了,写完觉得特爽。这个是任晓雯老师经典文学讲稿的作业,交了作业以后,我给自己留了备份,我知道这样的故事是不行的,所以我花费了两个月的时间给它充实了,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发给手指老师,突然有一天手指老师发邮件告诉我作品可以,给我提了很多意见,做了很详细的批改,我记忆犹新。他让我把直接抒情的话去掉。我有大段大段抒发的话,老师告诉我这样会让先前的描写变的简单化,前前后后改了很多次,我记得当时都舍不得删一个字。《丧葬》的灵感来源于我参加的几次葬礼,所以从头到尾基本上我都见到了,之后就是不停地刻画,不掺杂任何情感和偏见。有一天我读到了《包法利夫人》,我竟然找了一丝相像,特别兴奋,手指老师告诉我左拉的《小酒店》里面关于一段丧葬的描写和我的作品特别相似,我特别惊讶。这篇小说的特别在于写作过程中我查阅了很多资料,看了录好的光盘,不懂的地方风俗我也请教了老一辈,可以说是吸收了很大一部分材料在内,这对我以后写长篇来说是一种经验的积累。

 高强:在文学中追寻自我,与心灵言欢——创意写作之星专访录

3、湘珺】:高强学长,在你走上写作之路的过程中,对你影响最大的作家是哪几位?你从这些作家的作品中学到了什么呢?

高强】:对我影响较大的作家有三位,我都上过他们整学期的课,钟老师和手指老师,我还一直参加他们的项目组,任晓雯老师是我第一个见到真正的写作实践者,她的许多观点都让我很受用,比如写作的主体是名词和动词,这和我在初高中接触到的不一样。钟老师是我项目组的负责老师,也带过我创意写作思维课,他的很多观点我也特别喜欢,他能给我带来新鲜感,包括他的说话风格我都特别喜欢。关于写作,我和钟老师单独谈过很多次。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手指老师,手指老师本身就是写小说的,钟小骏老师说的问题,我可能理解不到,似懂非懂,有时候还会觉得不对。但是对于一个同样写小说的人来说,我们之间会产生好奇,我特别喜欢跟手指老师讲我看到的事情,从他身上我学到的就是踏踏实实吧,就是特别朴实,我还记得和手指老师丁院长的那天下午的谈话,让我备受鼓舞。然后《陷阱》就是根据手指老师的教的方法写成的一篇小说,语言方面也受到手指老师作品的影响。还有其他几位老师,我们也近距离地交谈过,这样近距离和真正的写作者一起交流探讨,也让我在写作过程中少走了很多弯路。

 高强:在文学中追寻自我,与心灵言欢——创意写作之星专访录

4、湘珺】:高强学长,探索文学的道路上,可能你也曾迷茫过自己该选择怎样的写作道路,那么现在的你更想成为一名怎样的作家呢?

高强】我会选择一直写小说。写作是一件孤独的事情,就相当于一个人对着一片空白开始,所有的一切都需要自己来亲力亲为,没有人可以帮你,没有人提示你,也没有人告诉你下一步该如何,所以有时候会很迷茫,不知道该如何进行下去,就像深陷泥潭当中,浑身上下都没有一块干净地方。可能只有作品发表或者听到别人的赞誉以后会产生一丝快感,但是坚持吧,写了那么久的作品放弃的话是前功尽弃,怪可惜的。作家的称呼会让我觉得惶恐,虽然我听着特别受用,但是我知道我离这两个字还很遥远,我会把这两个字一直当作奋斗的目标。我想成为怎样的写作者呢?真实为主吧,我认为只有最真实的生活才能引发读者的共鸣,生活远比作品要复杂许多,我们试图展示生活的时候,就代表了我们还不懂它,我想成为一个与生活共行的作者,不轻易做判断和下结论,踏踏实实地描写刻画,把一幅幅画面呈现给大家。

5、湘珺】:高强学长,你认为,90后写作者和70后、80后真的不一样吗?可否谈谈你的理解呢?

【高强】:我认为就写作而言,每一个作者都是在谈自己对于世界的看法,而有所不同是因为我们所处的时代不同,这是外部因素。本质上,写作提供的是自己的一种人生经验,年代感是人们根据出生年龄划分,或者到最后自然形成的一种东西。作者自己不该给自己归类,每一个写作者都是公平的,既然有经历到的,就有没有经历过的,一个写作者应该有野心,应该面对所有的写作者,五十岁人的爱情和二十岁人写的爱情必然滋味不同,不存在取舍。我的写作就是汲取生活点滴,描写最真实的生活,不会规避任何一个字眼。

 高强:在文学中追寻自我,与心灵言欢——创意写作之星专访录

6、湘珺】:高强学长,你认为你的作品在90后作家当中,是否具有独特性?你现在的写作是否还无意识地在模仿某些作家?你的写作当下面临的最大困扰是什么?你觉得怎么寻求突破,建立自己的文学理念?

【高强】:我读到的90后作家很少,我想每一位作者都有自己的独特性,就像一个人的人格一样,最终形成是很多因素促成的,包括他的出生环境,人生经历,这些都会让一个人形成对世界独特的看法。每一个人都是不同的,写作就是一个追寻自我的过程。我觉得我可能经历的要比大家多一点点,这些会成为我的财富。

也曾有刻意地模仿一些作家,模仿过卡佛,石黑一雄,也模仿过手指老师,曹寇的作品,喜欢的都会尝试着模仿,有的会直接搬过来套用。能从中找到共鸣。有时候会豁然开朗,有时候感到特别无望。更多的是学习和借鉴,希望有一天可以摆脱掉他们。

写作过程中也会出现迷茫,会不知所措,翻过头来读,也会不理解自己究竟写了什么,面临的最大的困扰就是怎样去描写一件生活中平凡的事情,这种平凡是大家都经历过但是却被大家忽略掉的事情,我在考虑如何让它成为一个真正的故事,变的有味道。

作为初学者,当下我需要做的就是像老师说的一样,不停地写东西,不停地读书,不断地完善自己,自然写的过程中就会找到属于自己的东西,显然我现在还没有资格去谈论这个。

7、湘珺】:高强学长,由于时间关系,我们的采访接近尾声了,我想让你谈一谈你对我们创意写作学院的认识,或者说建议和意见。

高强】:我从大一开始就参加创意写作,一直到现在,所以创意写作对我影响至深。在这里结识了对我影响至深的几位老师,还有一些共同爱好文学的朋友,这些对我来说都弥足珍贵,我希望可以有更多爱好文学的同学加入我们,相信我们会给你带来不同的体验。最后祝愿创意写作可以越来越好。

 高强:在文学中追寻自我,与心灵言欢——创意写作之星专访录

非常感谢高强学长接受此次采访,下附高强作品一篇,节选自《陷阱》。

1

    提起宋元明来,至今我还心有余悸。

宋元明是我的大学舍友,准确的说宋元明做了我两年的大学舍友。大二下半学期的时候我搬去了研楼。老张打电话告诉我宋元明换了宿舍的时候,是开学的第六周。电话里老张开心极了,他说有时间没在一起吃过饭了,想聚聚,我勉强答应了。中午我从图书馆出来时,他们四个已经在等我,一见我的面,他们就调侃我,呦,这不是学霸嘛。我们关系还不错,气氛很融洽。老张突然问我,你就不知道宋元明为什么要换宿舍?我问为什么。他吧嗒吧嗒嘴说,你都不知道那人才,谁知道。

他们说宋元明是在一个死气沉沉的阴天换的宿舍。早上在他们还熟睡的时候,宋元明一个人走的干干净净。谁也不知道他怎么把他那一床被褥行李都搬走,还有他的那把椅子,那张折叠床,以及他的那套设备:一台15.6寸的笔记本电脑,一个达尔优牧马人三代的电竞游戏鼠标,一个cherry的全无冲87键背光机械键盘,还有一套音响,分立电脑左右。过去两年,从这两个个头不大的音响里,我听到过各种日漫动画片的声音,三国演义里官渡之战的打杀声,美国大片里引擎的轰鸣和激烈的枪战声,日韩惊悚片里突然他妈的尖叫声,以及一个每天在直播中骂人的电竞男主播,还有那挥之不去的英雄联盟的声音,无论白天黑夜。

总之,宋元明走的干干净净,没有留下一点痕迹,就像从来没有过这个人一样。甚至他们醒来时,他的床铺上已经落上了一层浅浅的灰尘,空气里弥漫着的一股发霉的气息,让人有些感伤。

 

说实话,开始我对宋元明的印象不错。我搬到宿舍的时候,已经是开学一周后。

宋元明是他们的宿舍长,他非常热情,过来一起帮我搬东西,搬完了东西,他把宿舍其余四个人叫在一起,宣布了我来宿舍这件事情。他说,兄弟,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,要互相帮助。说完了还是只有他一个人忙里忙外的招待我,气氛一时很尴尬。宿舍一直沉默了很久,中午他走到我跟前问我,去吃饭吗?我说不去了。他点点头就出去了,等宋元明一个人出去了,其他人开始发出声音,他们开始聊天,他们凑到我跟前问长问短,他们问我你觉得舍长人怎么样,我说不错啊,他们开始笑起来,他们问道,真不错?我点点头。他们拍拍我的肩膀说到,那你等他好好给你讲道理,他们的话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我对宋元明的印象真的不错,即便宋元明的确有那么一点特殊。他常常自言自语,这点让我很不适应,尤其当宿舍只有我和他的时候,我总有种他在和我说话的错觉,于是迫不得已我只好带上耳机。宋元明没有那么糟糕,只是他们的话让我开始对他设防。到下午的时候宋元明终于找我谈话了,我一直在等,他走过来的时候,我松了口气。他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,脸贴在我耳旁,我用眼角的余光,清晰的看见他的左脸上没规律的挂了八颗粉刺,两颗偏大。他开始说话,不考虑逻辑,只从讲话方式来说,宋元明极富领袖气质,他呼出的热气带着潮湿弥漫在我耳根,他的语气低沉,声音富含磁性。他和我说话的时候,让我想起我爸。他说,要注意宿舍团结。我一动不动,还好他们提前给我打了预防针,不然准能让他这架势吓一跳。接着他又说了很多类似于上完厕所记得冲之类的话。后来我的耳朵嗡嗡作响,什么也没听进去。于是我频频点头,乖的像个小媳妇。

 

宋元明桌上放着一把多功能刀,展开的时候有一手掌长。刀把上能抽出来好多个小部件,有小剪刀,开罐器,开瓶器,锯齿刀,削皮刀,甚至还有小扳手,镊子改锥之类的东西。没事儿时候他就一个人玩弄他的小刀,他来回比划着,像小孩儿玩的那样,嘴里还发着怵怵怵的声音。我拿起来把玩过他那柄刀,那把刀精致极了,刀柄是血红色,极为鲜艳,握感很好。刀拔出来的时候,正反面光亮平整,刀刃锋利,我用它削苹果时,不小心划破了手。

    

2

后来我发现每个人对宋元明的印象崩塌都有一件事情。

老张说熄灯后的第一个晚上,宋元明早早上了床。天气有点热,大家都没有睡,便开始聊天。宋元明靠在枕头上,微微躺在床上。他们你一句我一句东拉西扯,突然宋元明说话了。他说,兄弟们,你们想过考研吗。当时老张和老夏正头对着头玩手游,顷刻他们四目相对,惊讶的张大了嘴。老夏忍不住捂住嘴偷笑,老张微微冒出句,我操,没听错吧。宋元明当然没有听见,他接着说,我不知道如果大学不考研,那大学上的还有什么意义?宿舍一片沉默,除了宋元明的床前没有亮光,每个人手里都捏着手机,散发着微光。老张给我形容,宋元明当时直挺挺的仰着头,像个死人。他说当时刚来大学,刚脱离了父母的束缚,宋元明突然给整了这么一出,他说当时只要宋元明一说话,他就烦。宋元明却格外的兴奋,他给宿舍安排了学习计划,安排了作息表。事实上这张一天都没有实施过的作息表至今还挂在宿舍,就在一进门的左手侧,靠六号铺的地方。纸上面都是灰,皱巴巴的打着卷,大概后来都懒得动手扯下来。他甚至为老夏制定了戒烟计划,老夏是个从初中就开始抽烟的老烟鬼,老夏知道后做着夸张的表情说到,他是不是有病,他是不是有病!

宋元明说大学四年他是不会买电脑的,他问宿舍谁将来考研,没人理他,他有点生气,拍了下桌子,扭头说了句不思进取。宋元明说电脑买了没用,除了玩游戏就是玩游戏,他是要考研的人。所以拉网线的时候,老夏玩游戏,他一个人拉了一条。老张和李长龄拉了一条,我和宋元明还有小伟三个不玩游戏的拉了一条,是宋元明这样提议的。作为宿舍长,宋元明创了个聊天群,把宿舍六个人拉进来。为了对抗宋元明,李长龄又建了一个,唯独没有宋元明,于是原来那个宋元明建的群就成了他一个人的群。宋元明给我们讲大道理的时候,李长龄在他建的群里一个傻屄接着一个傻屄的骂,宋元明自我感觉良好,越说越兴奋。突然,李长龄冲着房顶大喊了句傻屄吧你。我们全都愣了一下,宋元明也让吓了一跳,他顿了几秒钟以后又在那尴尬的氛围里说了几句话,终于安静下来。宋元明没有反应过来,他大概真的没有反应过来,在我担心宿舍会起冲突的时候,宋元明坐在那里巍然不动。大约二十分钟以后,他突然起身走到李长龄身后,拍了拍李长龄的右肩,他说,长龄,你刚才是不是在说我。你知道,这句话问出来,我看见李长龄一头雾水,无语,他挠了挠头,甚至长叹了口气。他说,不是。宋元明点点头,又坐回他的位置,一动不动坐了一上午,就像一樽摆在神龛里的佛像,阳光打在他的身上,金光闪闪,熠熠生光。

宋元明的反应弧究竟多长,李长龄说有五百米。老夏笑着说不对,不对,怎么也有一千米。我们都笑起来,总之宋元明的反应弧出乎意料的长。于是和他交流变成一件煎熬的事儿。说的太直白,这人自尊心又太强。说的含蓄点,好半天他也反应不过来,所以我们都尽量避免和他正面交锋。后来宋元明用一台电脑打败我们的时候,我们也只能躺在床上旁敲侧击,在唉声叹气里睡去。

 

班长宿舍在我们隔壁,他们宿舍住了一帮能人。住了不到一个月,宿舍就被垃圾占领,散发出一股异味儿,弥漫在周遭。我们去交表格的时候,简直没有放脚的地方。我们就一跳一跳进去,交了表又一跳一跳出来,也不忘调侃了几句他们宿舍的卫生。宋元明也去交表了,他走到班长的宿舍门口,他把脖子一伸,大概他有洁癖,使劲捂住鼻子和嘴。他把迈进去,又抬起来,反复尝试了几次。最后他站在班长宿舍的门口,非常严肃的,冲着里面大声说了句,我操,这是人住的地方?这他妈像个猪圈。宋元明说这句话的时候,班长宿舍躺着四个人,两个躺在床上玩手机,两个坐在下面玩电脑,他们叼着烟回头看了眼宋元明,也没理他。

宋元明说完表格也不交了,他转身回了我们宿舍,给我们开了个小会,内容就是宿舍卫生。说是开会,从头到尾就他一个人哔哩哔哩说了半天。晚上,宋元明一个人出去吃饭。我们听见隔壁班长宿舍传出响声,站起身出去一看,只见班长抱着他们宿舍李建伟的腰,李建伟身材魁梧,班长几乎挂在他身子上,被他拖着走。见我们出来,李建伟大声叫道,长龄,让你们宿舍的宋元明滚出来。班长死死抱着李建伟,说,建伟,千万不敢动手,动了手,助学金奖学金就没了。李建伟大声叫到,老子不要了,你们今儿把宋元明叫出来,老子就是要干他。把我们旁边人逗笑了,我们说宋元明不在,一干人这才把骂骂咧咧的李建伟拉回去。过后的几天里我见李建伟一看宋元明,就有种冲上前来的感觉,宋元明倒是一点都没有感受到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

 高强:在文学中追寻自我,与心灵言欢——创意写作之星专访录

高强:在文学中追寻自我,与心灵言欢——创意写作之星专访录

(作者:湘珺 编辑:chuangyi)
分享按钮
设为缅甸皇家国际开户_缅甸皇家国际赌场 - 缅甸小勐拉皇家国际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 | 学院贴吧 |
地址:缅甸皇家国际开户_缅甸皇家国际赌场 - 缅甸小勐拉皇家国际 |山西省太谷县学院路8号 电话:03545503866 邮编:030800 备案编号:晋ICP备10201225